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突破丨我院肿瘤外科成功开展腹腔镜全盆腔脏器切除术

来源:宣传科 编辑:管理员 点击数: 更新日期:2020-04-29 16:03


导 读
 
       宫颈癌中期,放疗后出现直肠阴道膀胱瘘,67岁的郑奶奶(化名)说,那段日子,闭上眼,每晚都是噩梦;睁开眼,每分钟都是痛苦,不知道自己能挨到哪一分钟,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疾病面前,生命陷入低谷
 
       近日,我院肿瘤外科转入一位宫颈癌老年女性患者。67岁的郑奶奶(化名)入院时精神憔悴、体质虚弱,两年前因宫颈癌外院放疗后,夜间长期无法控制阴道排便排尿,因此每隔不到几分钟就要上厕所,基本不能入眠。由于身上长期异臭、疼痛难耐,精神和身体均遭受严重打击,郑奶奶时时以泪洗面,精神非常消极,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郑奶奶家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为彻底解决身上的难言之隐,郑奶奶先是就诊于我院妇产科,科室医生诊断其系宫颈癌放疗后直肠阴道膀胱瘘,会阴部感染肿胀严重,便立即请副院长、肿瘤外科主任周小青参加会诊。经MDT会诊后,专家团队考虑郑奶奶长期阴道排便排尿,MRI提示宫颈不排外病灶,手术为其唯一的治疗手段,如不手术,郑奶奶将长期阴道排尿排便,会阴反复严重感染溃烂,严重影响后期生活和身心健康。
       为此,郑奶奶转入肿瘤外科准备接受手术—全盆腔脏器切除术。此术式于上世纪Brusschwing最先开展,虽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该技术已趋于成熟,但国内可开展此技术的医院仍然不多。针对郑奶奶的病情,肿瘤外科高度重视,多次组织扩大会诊,制定了多种手术方案。
 
 
手术治疗,开启新生路
 
       经过抗感染、输血、营养支持等积极的围手术期处理后,4月8日,副院长周小青、叶斌及何小红主治医师组成的手术团队在全麻下为郑奶奶进行腹腔镜下全盆腔脏器切除术+回肠代膀胱术+结肠造口术。
 
 
       因为郑奶奶放疗及反复感染,盆腔呈冰冻状,术中无正常手术解剖层面,组织水肿脆弱,轻触即出血,难度极大。面对此种情况,手术团队沉着冷静,凭借丰富的手术经验及精湛的手术技术,历时近10小时,成功为郑奶奶完成腹腔镜下全盆腔脏器切除以及回肠代膀胱和结肠造口术。
 
 
       术后,经科室护理团队精心护理后,郑奶奶无任何并发症,现已痊愈出院。郑奶奶从此再也不用忍受无日无夜的身体异臭、感染疼痛及精神上的折磨,结束了会阴异常排尿排便与反复感染给自己带来的多年噩梦。出院时,郑奶奶及家属一再对科室精湛的技术和优质的服务表示感谢。
 
 
       周小青介绍,全盆腔脏器切除((total pelvic exenteration,简称TPE,又称盆腔廓清术)指整块切除发生肿瘤的自身器官或组织以及由此肿瘤侵及的周围器官或组织。如男性可以切除直肠、膀胱、远侧输尿管、前列腺及精囊腺等,女性则需要切除直肠、膀胱、远侧输尿管、子宫、阴道和双侧附件等。因手术牵涉泌尿系、生殖系、消化系等多系统,手术切除难度大,风险高,创收大,并发症率高,且切除后需进行肠代膀胱等重建性手术,开展这种手术方法,其难度可想而知,不但要求外科医生具有临危不惧的胆量和一往无前的勇气,还要有高超的手术技术,故全盆腔脏器手术被视为手术“禁区”,是外科最为复杂的疑难手术之一。尤其是放疗后及持续瘘引发的感染患者,因为盆腔呈冰冻状态,无正常操作层面,手术难度更大,而要在腹腔镜下完成冰冻盆的全盆腔脏器切除这一复杂手术,难度和挑战更加巨大。
       此项技术是继我院开展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等疑难复杂腹腔镜手术方面又一新的突破,填补了我院与域内技术空白,为晚期及复发盆腔肿瘤患者提供了一种新的手术方法和治疗思路,为这类患者带来了生存希望。
 

想了解更多关于“赣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简介”的内容,请使用下方站内搜索。

更多 >> 医院动态
援鄂英雄进

倾听抗疫故事,学习防疫知识,传承战疫精神。6月4日下午…[详细]

更多 >> 名医推荐